位置导航 :欧美色欲色一欲>论文范文> 中山:“花木二代”接力跑在“希望的田野”上

中山:“花木二代”接力跑在“希望的田野”上

发布时间:2022-05-28 05:00:56

 走进2020中国(中山)花木产业大会,直播、汉服、美食节、徒步等一系列活动,让这个办在田野里、带着泥土味的展会显得年轻、时尚、有朝气。更让人感受到朝气勃发的则是正成为中山花木产业中流砥柱的“花木二代”。

  中山花木产业悠久,有四十年发展历史,从业人员超过2万人,随着老一代花木人的渐渐老去,中山花木产业的主心骨正在向“70后”“80后”甚至“90后”“00后”一代过渡,“花木二代”正接棒,奔跑在更广阔的“希望的田野”上。

  “花木二代”抱团发展共享新理念

  在花木大会现场,古镇镇花卉苗木协会的展位位于一个交叉路口处,很打眼。协会的执行会长、秘书长、副会长们正招待各方宾客。他们身上是协会的统一黄T恤,脚上却都穿着潮鞋。3年前,协会换届,一批“70后”“80后”“90后”新花木人接过了父辈的“接力棒”。

  从花木一代到花木二代,虽然都是花木人,但花木产业在年轻一代的心中已经完全不同了。

  说到和父辈的最大不同,他们都提到一点,“以前是单打独斗,种了什么树,卖去了哪里,一棵卖多少钱,都不告诉同行。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是抱团发展。”执行会长区沃林介绍。几年前花木市场经历低谷期,一批“花木二代”约出来想办法,秉承信息化思维和共享理念,“古镇花木联盟”群建了起来,大家在这里交流各种资讯,如今群成员超过200人,从“70后”到“90后”都有。

  “接到一个采购大单,品种和规格有几十种,一个场很难包揽,因此谁家接单后需要补充什么种类的树,或者谁家急需请人,群里喊一声,马上能对接相关资源。”在群里,谁家树长虫了、哪里的农药好,都有人分享,协会还组织外出交流学习,在他看来,信息时代共享资源,才能做大做强中山花木产业,个体才有更好发展。

  在种植技术上,“花木二代”不像父辈那代凡事亲力亲为。他们这一代普遍“懒”很多,采用更为现代化的喷淋系统和管理模式,以前靠人灌溉,1人1天只能管顾三五亩地,如今1人就能顶原来3个人工。花木场在向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精细化管理模式转型,“常聘十来个工人,其他如扦插、装袋、吊树、挖树等都外包,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协会常务副会长欧欲年说,他也是“80后”,大学学的是园林专业,已入行10年了。

  在种植种类上,“花木二代”对市场保持更敏锐的观察力和分析判断,利用各种资讯平台,了解和预判市场需求,提前布局培育,从以往密集、高产种植向精品化、特色化发展,“比如紫黄花风铃、腊肠树,这两年就比较流行,而一棵直径8公分的粉花山扁豆,一棵就能卖1500元。”欧欲年说,“总之就是树立精品意识,不能只做大路货。”他也提到,老一代花木人能吃苦、种植技术精湛,“这仍是我们这代人要学习的。”

  另外相比上一代花木人,更懂得利用互联网技术,尤其是开拓销售渠道。协会秘书长苏慕妍就是从代购做起,她深知,<屯门区欧美日韩专区人妻无码二区屯门区菲菲屯门区搡少妇在线视频影视城>g>屯门区桃花strong>屯门区熟妇浓毛全交不仅要会种还要更会卖,“我们现在是借助苗仓等专业App来发布苗木信息,协会也正帮助更多花木场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转型。”

  “化工老板”转型带来经营新理念

  每天,走进自己经营的花木场,看着苗木在同事精心布置下变成美丽的园林景观,看着鲜花绚烂成片,是梁申华最愉悦的时刻。“10年前,我从办工厂转型花木事业,开启了我美好的‘二次创业’。”身为中山卉盛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他告诉记者。

  三沙村2002年左右兴起花卉苗木种植,梁申华父亲成为第一批参与的农户。当时梁申华在佛山办工厂,对于种花不以为然,也不情愿参与。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下,梁申华事业出现困难,萌生了转型的想法。机缘巧合,次年,同村兄弟向他借钱办花木场,他索性以投资方式入股。

  60亩地的花木场投资超过他的预期,原本预算三五年回本,没想到第二年就卖出十几万元的花木,回本30%-40%。与其经营着产能过剩的化工用品,不如在农业领域搏一搏,他一下追加了上百万元的投资。

  梁申华将经营企业的产品意识、ISO管理、售后服务、分期支付等管理工具带到自己花田经营中。很快,他的花场在众多农户中脱颖而出,2013年起,他的花木不仅国内销售,而且出口到港澳。

  2017年起,梁申华理顺公司结构,加大创新投入,配股引才,吸引跨行业人才加入。2019年,成为中山市农业龙头企业。

  “现在每年拿出利润20%投入研发创新,这也是企业未来发展的新动能。”他分析道,花木产业从满足城市绿化,到供应城市美化,到如今开始往园林艺术方向发展,无论是城市景观还是家庭园艺,对花木精品需求越来越大。

  2018年,他与省农科院和华农大学教授合作,成立卉盛苗木研究院,又以此为引才平台,吸引高校专业人才加入。经过2年多时间,研究院突破了一个新品种的研发,预计明年可以实现量产。

  跨界新玩法吸引“00后”新生代入行

  一盆盆精致的陶瓷小盆里,生长着翠绿的含羞草、红掌、绿萝,稍大的花盆里,不同的植物错落有致地长在一起。在主会场的一处展位上,中山花木城盆乐旗舰店运营总监吴秋盛正在跟客人交流。今年五月刚进入花木行业,吴秋盛算是彻彻底底的花木“新人”,他以前连这些花木的具体名称都没有仔细辨认过,如今已经可以娓娓道来。

  吴秋盛是“85后”,是江门人,之前做房地产营销,在今年5月加入了中山花木城园林有限公司。他负责的“盆乐”项目,是公司在花木产业方面从B端到C端的一次探索。

  今年9月11日,第一家盆乐旗舰店在古镇开业,这是一家2000平方米的植物超市,里面主要卖办公盆栽、盆景、园艺材料等,这种针对终端客户做植物销售的超市在珠三角并不多见。

  吴秋盛说,店里面既有大众化消费的盆栽,价格在十多块到几十块不等,也有个性化设计的盆栽,满足人们多样化的需求。如果不算个性化定制,超市一共有80-100种盆栽。开业后前几天,每天的营业额就可以达到一万多元。

  盆乐超市只卖植物,背后是在标准化、规模化营销方面的一次探索。据介绍,盆景是中山花木产业的一大特色,但是利润不高、流通性不强,市场拓展受到限制。

  他给记者拿出一罐深色的名为“盒乐专利泥炭土”给记者介绍说,这是公司与高校合作研发的产品,盒乐从包装、配盆到屯门区搡少妇在线视频屯门区菲菲影视城strong>屯门区欧美日韩专区人妻无码二区rong>屯门区屯门区桃花熟妇浓毛全交养料等都实现了标准化,即从盆、土到苗都实现了标准化,更具备了流通性,现在正推动这些标准化产品更品牌化运作。此外,公司还开通了网店销售渠道,线上线下联动推进。

  传统的花木业在一些年轻人看来比较苦和累,但“植物超市”却能吸引年轻人的加入。“我们这个团队,除了我,都是‘00后’年轻人。”他谈道,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以及新玩法,比如走定制化路线,帮助客户进行园林家居设计,配置绿植盆栽等,目前已有大型房地产公司下单。此外还可根据客户的送礼需求设计植物套餐,举办亲子体验活动、发展加盟等,“我们看好这个项目的前景。”吴秋盛说。

  记者

  观察

  “花木二代” 如何搅动行业“春水”?

  经过四十年的发展和沉淀,中山花木业正面临着产业转型,传统的粗放式的种植和经营必然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有想法有创新有干劲的“花木二代”的进入,如何搅动花木业“一池春水”?

  不可否认,现实的挑战摆在面前。首先是包括土地在内的生产要素成本的不断提升。中山花木种植总面积达12万亩,目前最高的土地租金每年高达2万元一亩,行业面临着土地紧缺、成本走高的现实问题。因此,越来越多的花木老板选择走出中山,到市外承包土地,把中山作为对外展示、销售的“门店”。

  其次,花木产业的外部竞争也越来越大。10月29日下午举行的推介会上,来自贵州省的协会专家说,2019年当地政府采购的20多个亿中,排在最前面的是福建、浙江企业,其次才是广东。从广东内部看,四大主产区各有优势,2019年上升最快的是普宁的观赏苗木。不仅如此,省内各地纷纷建设产业园和专业市场,规模化、集约化发展花木产业,仅2019年就增加了26个。这意味着,市场份额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再次,互联网+将持续冲击花木产业。随着更多的人习惯网购,更多的企业尝试在网上销售花木,意味着从生产、销售到物流的整个花木产业链将重新整合甚至重构。打破了地域边界的花木销售,将迎来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

  可喜的是,我们看到了中山“花木二代”群体身上“共享、共赢、创新、求变”的可贵品质。据横栏镇花木协会会长梁申华介绍,在政府的指导扶持下,协会正在发挥更大的作用。改变以往单个企业与单个企业对接的模式,通过协会为平台,实现供需方与需求方精准对接,“抱团”接单实现了行业共赢。

  据了解,每年通过横栏花木协会就可以为产业带来10亿元的订单。此外,以协会为平台,资源对接,外出考察、专业培训等,让企业能及时掌握行业发展的前沿信息和资源,把握先机。

  同时,作为“花木二代”,摆脱传统的生产思维,更了解营销的重要性,更熟练地掌握互联网,能更敏锐地从电商新零售中捕捉商机。如今,他们已经在网络直播带货、品牌化转型、瞄准特定人群细分市场等方面进行探索,并尝试“花木+文旅”“花木+互联网”等更多跨界玩法。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随着“国字号”花木产业大会永久落户中山,中山“花木二代”有了更高的平台,相信他们在乡村振兴的大路上,搅动行业“春水”,在老一代开拓者的基础上,扛起新的行业旗帜。

关于《中山:“花木二代”接力跑在“希望的田野”上》类似的论文

热门阅读